而摊贩出没的都是非重点地区

2021-03-23 20:59

除此以外,大家都认定环保是夜市长久生存之道,所以都选用静电式除油烟机以降低空气污染。2010年,宁夏夜市还推广油脂截留器降低潲水油污染环境,每周宁夏夜市会派专业卫生公司来抽取油污水,费用会员一起分摊。洁净环保,秩序安全,让宁夏夜市生意兴隆,而其他夜市的管理也大抵如此。

这是台北某民间机构一项资助单身母亲的项目。在台北,这样的流动摊档还有很多。 除了单身母亲的烤红薯,在人流涌动的地铁口,在时尚风向标的西门町,在高等住宅区天母,在游客聚集的士林,大量流动摊档、创意集市、跳蚤集市、夜市摊档,与豪华大商场和平并存。而且,不仅在台北,从台湾南部到北部的所有城市、小镇,摊档都是市民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
记者采访中发现,乱摆卖在重点街区很少看得到,而摊贩出没的都是非重点地区。台北市政府在接受“议会”听证时表示,他们会加强卫生管理减少负面影响,让摊贩有限度地生存,同时不给城市管理带来明显的危害。

台北市“议会”市场处丁处长认为,虽然负面因素不少,但摊贩不仅解决了很多人的就业,而且已成为台湾观光产业的主角之一。他介绍,依据台“交通部”观光局2010年的调查,夜市是来台游客最主要的游览景点,每百人中有73人会逛夜市,比例超过台湾101大楼及故宫博物院,夜市已然成为台湾宣传观光的主要项目。

“监察院”认为,尽管这些流动摊贩违规占用人行道,周遭环境脏乱,经常为市民诟病,但他们经营机动灵活、商品低廉,也让人感受到浓郁的乡土味及人情味。

对于摊贩营业地点,台湾其实是有明确规定的:观光地区、重要街道或市场周围200米内,不得摆设摊档,违者严予取缔。

记者走访了台北鼎鼎大名的宁夏夜市。他们告诉记者,夜市摊贩组成的协会,制定了《摊贩办理方案》,规定专任卫生人员需在每日夜市收摊后,打扫现场并巡视公共废物桶;收摊打烊后,各摊贩要打扫收拾各自的经营场地,清洗并铲除废物和废弃物。

在台北西门町,记者采访一个路边售卖烤肉肠、没有证照的年轻人。年轻人告诉记者,他从农村来到台北,在西门町摆摊1年多,虽然常常有警察过来劝离,但并未采取强制措施。每个月警察也会开出几百元新台币的罚单,但这对他的经营影响不大。

在台北繁华的忠孝东路,紧邻地铁捷运站的骑楼下,有一个烤红薯摊。摊主是一位中年女子,摊档上一面小旗,上写“单身母亲烤地瓜”。

根据台湾法律,摊贩需要申请执照。但实际上,大量摊贩业者并无执照,这给管理带来一定难度,但相关部门对此并未采取强硬取缔措施。

记者了解到,目前,台湾对摊档有执法权的是警察,由于小商贩多为社会弱势族群,警察在处理时基于同情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屡劝不听才开罚单。

摊贩出没的夜市最为人诟病的,就是噪音、交通阻塞、空气污染,及油污、厨余处置不妥等。

更重要的是,根据台湾“监察院”的调查,以前,台湾流动摊贩大多是中年失业、家庭经济拮据、缺乏专业技能者,或是流入城市的农民。随着社会经济环境以及价值观的变迁,许多创意达人甚至大学毕业生,也因为开店创业成本昂贵,选择加入流动摊贩的行列。摊贩生意,解决了相当数量的人员就业问题。

台北市市场处负责人告诉记者,他们辅导摊贩成立协会的目的,就是激发摊贩团体自主改善经营管理,而当摊贩成为管理主体之一,他们和城市管理者之间就不再是猫和老鼠的关系。

丁处长介绍,对于政府认为应该取缔的摊贩集中区,如果周边有市民不赞成,他们一般会对当地居民作问卷调查,如果有75%以上居民同意,他们就暂不取缔。

在高雄的六合夜市、台北的士林夜市、基隆的庙口夜市,记者没有发现无序抢生意、高声揽客、乱扔杂物的现象,每晚华灯亮起,百余家摊铺一字规整地排开,奉上数百种传统美食。路面洁净,桌椅规整,餐具洁净。坐下来,哪个摊位都能吃。

对于小摊档,台湾“监察院”在2010年专门做了一份非常详尽的调研。根据他们统计,3年前的台湾有摊贩30.9154万个。平均每百人1.35个摊位,每平方公里8.59个摊位。

绝大多数接受采访的台北市民告诉记者,摊贩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,只要管理得当,摊贩是给城市加分的。台湾逢甲大学的李素馨教授也认为,要正确看待摊贩,摊贩的定位是传统文化,具有恢复街区活力、增加城市魅力的作用,城市管理者不能因噎废食把它清理掉。